短視頻的前世今生

解放雙眼,聽聽看~

短視頻正式走進廣大營銷者的視野里應該是在2016年,著名的papi醬2200萬的貼片廣告事件,幾乎可以稱之為短視頻可以盈利里程碑。

如果再往前追溯,2005年,曾有過一些極其火爆的視頻,比如《老男孩》、《青春期》之類,它們的出現已經突破了傳統意義的電影制作,同時享有制作成本低且傳播效果好等優勢,雖然當時促進了視頻拍攝的草根化,但遠沒有達到野火燎原的態勢,歸根結蒂,還是受硬件設備所限。

十年前,我們宿舍4個人共享512的網速,注意,是512kb,我們現在家用光纖寬帶的網速是500m,換言之,10年間,網速提升了約1000倍。試想一下,十年前,普通大眾每個月的移動流量包可能只有100m,曾幾何時,觀看視頻的方式還是購買光盤,或者同學間優盤轉存,有幾個人舍得在線短視頻刷著玩?

所以,短視頻的興起,從根子上講,并非大資本的注入或者某神人發現其商機,而是要感慨咱們國家這幾年發展實在是太快了,沒有4g、5g的出現,短視頻終究只是鏡花水月。

可稱為短視頻市場領頭羊的快手,其前身是“gif快手”,顧名思義,他起初是一個做動態圖制作的工具,后來才轉型做分享類短視頻,坦白說,提出快手轉型的職業人,確實是有著超高的商業嗅覺,其商業價值和所需要的勇氣甚至可以和當年淘寶屏蔽百度搜索匹配,敢對自己下手,這需要極大的勇氣。

當所有人都發現一個項目可以賺錢,這個項目很快就不能賺錢了,當papi醬一條貼片廣告銷售2200萬之后,短視頻創作才如同雨后春筍一般被營銷者爭相競奪,各大資本也開始群雄逐鹿,除了微信中間滑鐵盧過一次,其他的短視頻平臺,似乎都在穩中求進,當然,由于微視背靠大樹,所以不愁流量入口,在2018年年初的時候,大概是4月份,微信開始限制部分類型短視頻在微信內的傳播,包括自己家的微視,不過后來,眾所周知,微信朋友圈直接給微視入口,同時享有多維模式,什么是多維?簡單說,就是你點擊過贊的短視頻,在你的微信好友的后臺,也可以看到。

當然,正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,淘寶鏈接在微信無法跳轉,然后,淘寶創造了用戶使用淘口令的行為習慣,隨后抖音等平臺也推出了自己的“抖口令”,間接的達到了內容在微信傳播的目標。

至如今,短視頻的價值已經不言而喻,不需要再額外刺激起積極性,相反,需要將其規范化,最近經常能看到各大視頻類平臺被要求整改自查的新聞,如近日的b站:

B站

這是昨日的新聞,所以,無論是平臺還是創作者本人,都應該意識到,只有不斷創造優質的內容,才能讓短視頻更長久的存活下去,一味的嘩眾取寵,只能慢慢地走下坡路。

以后,我還會跟大家聊更多關于短視頻的話題,感謝您的關注!